刘强东住工棚、做客服背后:“老板”是怎么炼成的?

来源:中宏网时间:2018-03-12 14:35:15

  3月10上午,全国政协委员、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要成功必须要做有价值的事,同时必须走正道,在这两个前提下,还要有企业家的坚持:“在京东2007年融资前,我在农民搭的工棚里住了6年,其它4年则住在办公室的地板上,做24小时客服。”

fb467af11eaa466cbbb0856bc3e11bf9.jpeg

  创业的艰辛远不止此,2008年,第一轮融资用光后的京东面临着倒闭的危险,正值金融危机,没有人愿意掏钱给一个不知何时能盈利的企业,一个月之间,刘强东便愁白了头,直到现在也没有重新变黑。而额前的小撮白发,也成为体现刘强东的“老板”气质的标志。

  不仅是刘强东,那些成功的创业者也并不是生来就有“老板”气质,他们都是经历过“孤狼”般千辛万苦的岁月,才取得了如今的成就。

  许家印:没有窗的茅草房中读完小学,住过公司的小厨房

20180312151700ljtymB.jpg

  为人低调的许家印走的是一条穷孩子的奋斗之路。1958年,许家印出生于河南周口市太康县,幼年家贫,母亲早逝,父亲节衣缩食才使得他不至于辍学。

  “我的小学在没有窗的茅草房中读完,六年里,我都是蹲在一个泥台子上听课并完成作业。”许家印对少年时代的艰苦岁月至今记忆犹新。不过,这段生活经历给了他最深刻的人生体验和成功动力。

  1992年,许家印放弃“铁饭碗”,从河南直奔深圳开始商海浮沉的经历。刚到深圳时,许家印也曾被茫然和困惑所包围,从找工作到找住处,他都曾面临各种困难。谈到那段艰辛的时光,许家印有点哽咽,“记得当时我找到第一份工作,能住在公司的一间小厨房里,别提多高兴了。那个厨房刚好摆得下一张单人床,因为空间小,自从摆放了我的床后,厨房的门春夏秋冬都只能开着。”

  马云:创业失败4次,失声痛哭

20180312151526bsfvei.jpeg

  马云第一次高考落榜后的梦想是去酒店做服务员,也梦想做警察,统统因为外貌被拒绝。翻译社是马云初次创业,当月营业额是200多块钱,可光房租就要700元。

  马云为了支撑它,背着麻袋去义乌批发袜子来卖,还上门推销商品,学生们也帮他四处发传单做宣传,受尽白眼。用这些钱养了翻译社3年,才开始收支平衡。

  阿里巴巴团队曾在北京干过段政府项目,最后马云决定回杭州再次创业。在北京的14个月,也从没带团队一起去游玩。

  在京最后一天,他们决定去长城。晚上,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饭店,天下着大雪,众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唱着《真心英雄》,众人抱头痛哭!这也意味着马云30岁开始,连续第4次创业失败。

  马化腾:为拉到3w用户量,曾假扮女孩子陪聊

l1212zs01s.jpg

  马化腾27岁时创办腾讯,回忆起创业的艰辛,马化腾说:“那时候要做到3万用户量,于是去学校一个个拉用户。凑到3万人可能要两年后,公司就死掉了。没办法就自己去网上推广,最后用户量上来了,但还是没人聊天,我自己要陪聊,有时候还要换个头像,假扮女孩子,得显得社区很热闹嘛。”

  腾讯最早的办公室,是借了朋友的舞蹈室,还挂着80年代“迪斯科”风格的霓虹灯;后来才搬去赛格;兄弟们加班累了,还可以舞一曲儿放松心情。

  柳传志:在传达室创办联想,最艰难时夜夜失眠

20150616103704d8442.jpg

  1980年代,已年逾40岁的柳传志带着10名科研人员在传达室创业,联想就这样诞生在一间20平方米传达室里。虽然政策给与的支持很多,但创业成立之初,公司里最令人头疼的是不知道发展方向。

  柳传志后来回忆说:“当时实在是不知道要干什么好了,所以能干什么就先干着,哪怕挣点儿钱发工资也好。”于是,包括柳传志在内的所有员工都当过“倒爷”、“板爷”,在中关村拉平板车去卖运动服装、电子表、旱冰鞋、电冰箱。

  宗庆后:42岁蹬三轮车走街串巷叫卖冰棒,文具

26cff2e6a23f9a6d4f1cf4ce020e6480.jpg

  33岁的宗庆后回到杭州,在校办厂做推销员,10年里辗转于几家校办企业,依然郁郁不得志。待到他开始创业的时候,已经是一个42岁的沉默的中年男子。同年,宗庆后带领两名退休老师,靠着14万元借款,靠代销人家的汽水、棒冰及文具纸张赚一分一厘钱起家,开始了创业历程。

  当他戴着草帽、蹬着平板车走街串巷,叫卖棒冰、文具,为了发煤炉子需要的“打火石”,和隔壁同在教育局下面的兄弟单位吵的不可开交……,十多年后,娃哈哈成为中国最大的饮料企业。

  潘石屹:家当只剩80块,连睡觉棉被也卖掉了

201803121514058wITGX.jpg

  1988年春节一过,毅然辞职南下深圳。他变卖全部家当,连睡觉用的棉被也一并卖掉了,当潘石屹到达南头关时,身上只剩下80多块钱,这便是多年后外界描述的潘石屹的“创业资本”。由于没有特区通行证,潘石屹还不能直接进深圳。无奈之下,潘石屹还得在这笔少得可怜的“创业资本”中拿出50元找“蛇头”带路,从深圳海关铁丝网下面的一个洞里偷偷爬进了深圳特区。

  之后在任职公司海南的砖厂出任厂长时也经历了各种不易:“小偷经常光顾,夜里提供照明的小发电机一个月内被偷过三次。”“人刚刚躺下,电灯突然灭了,那肯定是发电机被偷了,于是便狂追,直到小偷抬不动了、弃机而逃。”“更麻烦的是民工情绪问题,有一天,潘厂长正在自己的卧室(一个废弃的水塔里休息),突然一块砖头破窗而入,水塔下面,聚集了上百位谈工资的民工。“想跑都跑不了,只能硬着头皮下去跟他们谈!”

  半年后砖厂停产,潘石屹重回海口。随着经济低潮的来临,大部分淘金者都撤了,潘石屹决定留下来碰碰运气。“理个发两块钱还要砍价砍成一块。晚上睡在沙滩上,还要把衣服埋在沙堆里,生怕被人偷了。在别人房间看春节联欢晚会看了一半,便被人家赶走了。”(综合整理)

责任编辑:贾芳
上一篇:以后,这些部委的牌子估计再也见不到了…
下一篇:吕彩霞:加快制定有关促进资源综合利用方面的法律
博聚网